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全球名博

智慧改变生活

 
 
 

日志

 
 

《蜗居》里的价值观  

2009-12-18 17:27:00|  分类: 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看到《蜗居》小说时,演员海清告诉本刊记者,以为它是“一套房子引发的血案”,讲述物质给人带来的挣扎与奋斗,而当这部戏播完,她收到的反馈是,自己扮演的吃苦耐劳靠个人能力买房的姐姐海萍成为一条支线,凭青春上位的妹妹海藻则吸引了更多眼球。

记者◎孟静   实习记者◎童亮

  先要交代一下《蜗居》中的人物,尽管这部剧近来已经大热。海萍和苏淳,30岁,为了把女儿接到大城市,超出经济实力去买房,间接使妹妹海藻投向了市长秘书宋思明的怀抱;清纯的海藻经历了拒绝、犹豫、甘之如饴的几重心理变化,终于无耻地宣布自己已经“当上了职业‘二奶’”,准备和宋思明、宋太仨人挤在一张床上,被宋太打后失去了孩子和子宫,被安排飞往美国;宋思明,有自成系统的人生哲学,在女孩子眼里简直万能,拥有极大权力和金钱,与地产商勾结;宋太,血淋淋的垫脚石,宋思明出事后坐牢;小贝,海藻的同龄男友,演员文章本以为观众会和他一样喜欢这个角色,没想到各种网上评论里,女孩们的一致选择是“宋思明”,小贝只落得“可怜”二字。
  在《蜗居》之前,不乏讨论第三者与婚姻的电视剧,《来来往往》、《让爱做主》、《海棠依旧》……它们甚至比《蜗居》更同情第三者,像《来来往往》中的正室粗俗无趣,以近乎欺骗的手段获得婚姻,可为什么唯有《蜗居》能激发更大的波澜呢?10年前,“包二奶”还不足以成为社会普遍现象,只是作为一种时髦存在,如今却已成风。去年的《画皮》票房奇迹,“小三”主题功不可没。过去作品中的“小三”都以爱之名出现,而《蜗居》,无论导演滕华涛或是编剧六六,都不以为海藻和宋思明有爱情,买方与卖方在这里短兵相接、坦率相见。“可能他认为是所谓的爱情,但其实不是。那是混杂了一种处女情结加上40多岁中年男人最大的问题——早期是和自己的发妻一起成长起来的,那时候他青涩的20多岁什么都没有,没有经济能力,也没有任何权力可支配。当他各方面条件到达顶峰时,需要一个出口。这个出口是他的财富和权力能支配的,所有的生活细节他需要有一个人能倾诉,他需要有一个能显示的对象,这个人一定是郭海藻。”
  滕华涛与六六、海清合作过《双面胶》、《王贵与安娜》,有些困惑挥之不去,却又无法解释。《王贵与安娜》里讨论了一些最基本的品德如诚实,在今天的人看来已经“很了不起”。所以,《蜗居》要说明什么,这是一个问题。“价值观的取向和选择是这部戏的中心思想。”滕华涛告诉本刊记者。

                海萍与海藻:“她要吃真的面包了”

  处于上升期的海清一接到本子,就清醒地意识到:“我要演海藻。”这个角色一定能引起争议,而海萍不过是她过去角色的重复。“海藻一点不茫然,我觉得她自己特有主意,你想想看,不结婚自己都敢生孩子,她比海萍本事大多了。你表面上觉得海藻很茫然,但其实她一直活在自己内心架构的一个空间里面。”结果,滕华涛按住了她,海清退而求其次,宁可演戏份少的宋太,每天找导演分析这两个角色。但滕华涛也明白,作为代表主流价值观的正面人物,海萍是薄弱的,比起宋思明一套套的理论,海藻得到的房子、宝马车、500万元,海萍显得那么无力、鸡零狗碎。滕华涛庆幸自己做了个正确的决定:“至少把海萍这个人演得能让你看得下去,而且好多场戏会让你看得很高兴。我特别看中海清的是,她会在痛苦里面找温暖的东西,她会在人物到了不可爱的时候找到可爱的那一面。”
  海萍的无力感体现在她缺乏一身浩然正气,妹妹那些来历不明的钱和房子她没有过问,不是没意识到,而是贫穷让她含糊、心虚地接受。“海萍代表的主流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并不高尚,只是一个普通正常的人应该遵守的。比如你在婚姻中应该遵守的一些东西,比如你在人生中,可能试着别人给我的东西让我生活暂时变好了,但是我意识到这个东西不是我的,我得退还给人家,这是海萍做到的一件事情。只是我认为,现在社会的混乱造成了我们对这种价值观的不确定,不确定它是不是对的。”滕华涛表示,是非不分明、意志不坚定的人实际是生活的大多数。
  毕业时,苏淳希望回老家过安生日子,但海萍坚持留在大城市,8年浑浑噩噩的生活,夫妻俩依旧租住10平方米的亭子间,女儿只能寄存娘家。海萍被贫困和不甘心折磨成了泼妇,经常逮住机会大骂苏淳,让很多未婚女青年看得肝颤,更坚定了找有钱男人的决心。为了房子,海萍不是没有做过努力,她当外教,吃白水煮挂面,用全部积蓄和负债换来了母女团聚。据海清说,在拍这部戏时,房价恰好在降,当时剧组很怀疑播出的前景,但没想到,降只是瞬间,涨却成了永恒。六六写小说是在2006年,她当时在新加坡生活,嗅到了先动的上海房价,但这3年物价飞涨还是让她瞠目结舌。“当时买一套房子90万元已经是很贵很贵的。我们不能够否认这3年的变化,但我没想到书中方一日,世上五千年了。”
  前期的海萍代表了大城市中挣扎在底层的大多数人,很多人质疑两个复旦毕业生怎么会混得如此惨。海清告诉本刊记者:“我所知道的,还有比海萍更苦的。爱情不再能够当面包吃了,爱情给予卡路里的阶段已经过去了,现在她要吃真的面包了。她要享受天伦之乐,她要自己的孩子自己带。所以,她的一切要求我觉得都不过分,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要求的物质保证。”
  还有观众质疑,如果不是因为海萍执意要买自己负担不起的房子,怎么会把妹妹推向“小三”之路。身为母亲的六六坚决站在海萍的立场,理由是,海萍为了房子付出了她全部的努力,而海藻,她不是无路可走,而是性格决定命运。海萍的闪光点是当苏淳被陷害入狱,她的全部心思都在营救苏淳上,没有理会“老外”的示好,似乎在此刻,证明了婚姻是一种信仰,海萍和苏淳有相濡以沫的将来。
  海藻引起的争议是她的面目是模糊的,她不像以往的那些第三者,咄咄逼人、寡廉鲜耻,她是以“梦游娃娃”的形象出现,误入歧途的。滕华涛在选角时,刻意找了一个中年男人一定会喜欢其长相的女孩,有一点茫然、一点柔弱,很少对外界反抗。但这女孩又绝不是全无心机的,剧中有两个关节:宋思明误以为海藻是处女,她并不澄清,使宋思明以为捡到宝,对她动了真情;海藻不听海萍规劝,坚持生下私生子,因为她觉得有机会“转正”。所以六六说,没有破坏不了的婚姻,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滕华涛说:“我只是希望让大家看到这么一个纯洁、单纯、未经世事的女孩的变化过程,你们会不会因为这个变化过程而心痛?如果你们乐在其中,那我也没办法,我再骂她怎么样不好,我相信也会有人这样去做。”事实上,所有的主创人员都认为,并非《蜗居》给混乱的价值观泼上了一瓢混水,而是这种在过去看来不正确的价值观已经存在,并且与主流价值观形成抗衡之势,尤其在海藻和宋思明这类人身上。从“《蜗居》贴吧”的发言就可以证明,很多年轻姑娘把自己代入了海藻,对宋太破口大骂。
  六六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估计男观众对宋思明喜欢的不多,羡慕、嫉妒、恨吧。女性观众的感情我可以理解,女性是慕强的。从我内心来讲,我一点都不喜欢宋思明这样的人,一个男人到了40岁,鲜花盛开,花开则败。他到这时候是人生巅峰的时候,能看到自己未来要走下坡路,既享受又担忧,这是他对海藻这样的女孩发生情感的基础。如果女孩子在二十几岁青春靓丽时会喜欢一个中年事业有成的男人,这明显是一种交换。如果称它为爱情,至少我认为不那么纯粹。如果你让我实话实说,我说他俩不是爱情。这种搭配,叫搭顺风车,和爱情一点关系都没有。”但问题是当事者迷,或者她们乐意迷在其中,如果坦率承认对“宋思明”没有爱情,这就坐实了“买卖”关系,是“宋思明”和“海藻”们都不愿意面对的。
  宋太在婚姻破裂后说出了很多掷地有声的话,原本的宋太没这么可爱,她上厕所不关门,有“黄脸婆”的架势,滕华涛不希望她是个仅有可怜的女人。电视剧中的宋太有自尊、有美德、有深度,风韵犹存,当然这风韵在海藻的水灵鲜嫩面前约等于零。在宋思明出事后,宋太卖掉了娘家的房子筹钱救他,不料宋思明却拿出一半的钱给海藻,因为她肚子里有男胎,宋太愤怒之下踹掉了海藻的孩子。
  六六用了一个比喻:“婚姻是‘大奶’在蚌肉里忍疼磨出的珍珠,最后却被挂在别人的脖子上炫耀。关键是看你站在哪个年龄层来看,我本人是非常同情宋太太的。一个中年妇女带着孩子,在这种情况下跟丈夫离婚,无论从哪个角度想,她都会觉得这个社会对她非常非常的不公平。我遵循前人的教诲,走的是一条正道,但到最后这条路走不通。所以我觉得这个社会要有一定的游戏规则,对每个人才是公平的,如果抄小路的人都能得到好结果的话,那对走正路的人是怎样的打击呢?如果每个人都走海藻这条路,二十几岁的女性谁会去奋斗?如果大家都这样,这个社会会怎样呢?如果大家都是按规则去走,我相信幸福的家庭比现在多一倍以上。”
  但正如六六所说,每个人都会而且只会站在自己的角度想问题。25岁以下的姑娘以为自己可以是海藻,事业有成、婚姻乏味的中年男人理解宋思明,正房为宋太热泪盈眶,小伙子明白小贝有多糟心……在中国,女人可以用来交换物质的青春期只有20~25岁短短几年,这就造成了有惰性的年轻女孩的急迫心态,必须用这几年换到一个稳定、舒适的未来。外界的不断刺激,朋友、家人、舆论导向的变化,使得她们坚定的心尤为坚定。六六说:“一个健康有序、对人人都公平的社会,一定是有规则的。比如我们开车,如果人人都等红灯,交通不会这么混乱,等多久大家也会觉得公平。但如果现在有人插队,占了便宜还觉得窃喜,不占便宜的人就成了吃亏,捷径就造成混乱,最后人人都不方便。古希腊的雄辩家西塞罗说,老年幸福生活的盔甲,是之前一段被很好度过的生活。如果年轻时走了捷径,老年一定会有相应的结果。”
  不过道德教化在浮躁的社会里是尴尬的,没有几个人看到了因果报应,更多的是违背传统价值观的人抢到了捷径,夺取了更多生产资料,即使他们相信因果,眼看那么多人在插队,怎么可以忍耐自己变成傻瓜。

           宋思明与宋太:“婚姻的病毒是挠社会的头皮”

  海藻的身边围绕着两种男人——宋思明和小贝,而他们正代表了社会上对女性角逐最激烈的两个阵营,年轻男孩弱势得无力还击,小贝除了嚎啕,无法可想,而他的将来,要不窝囊如苏淳,要不是第二个宋思明。
  宋思明正相反。他的职业是秘书,注定要压抑情绪,有气不敢撒,贪污来的钱不敢显山露水,只有法律上没关系的“二奶”可以放心大胆地使用这些钱。扮演宋思明的张嘉译在生活中见过向别人传授婚姻秘诀的教授,自己的婚姻则一塌糊涂,所以他能理解宋思明的工作没有让他发泄的渠道,海藻是他最重要的出口。滕华涛认为,今天把贪官写得面目狰狞,“二奶”必然放荡太过小儿科,生活不是那么简单。张嘉译被选中的原因很有趣,因为他长了一张官员的面孔,不是我们概念中的大腹便便或面目呆板,而是他的表情、身体语言让人猜不出他的态度。“我认识的男演员里他是长得最像政府官员的,说话和走路都像。”滕华涛告诉本刊记者。
  现在宋思明这个角色几乎成了女人杀手,上到虚荣少女,下到怀春少妇,似乎没有不爱他的。他深邃、阔绰、无所不能,天良还没有完全泯灭。当得知开发商纵火烧死了钉子户,他极度愤怒,这其中有为自身利益的担忧,也有人性的一面。正处于高速转型期的中国,突然出现很多宋思明这样的人物,他们在外面头头是道,但面对结发妻子时,冷酷、无能的一面又暴露无遗。滕华涛举例说,如果请妻子吃顿大餐,她会嫌乱花钱,但请一个小姑娘吃,男人收获的是欣喜与崇拜,从性价比说,当然为情人花钱得到的心理满足更大。宋思明们的通常做法是,不与妻子离婚,以免影响政途或分家产,试图用冷遇令她安静。
  宋太比很多“大奶”有自尊心,她面对宋思明,发表了相当长的一段演说,其中一段是:“男人都是一样,年轻的时候需要垫脚石,中年的时候需要强心针,晚年的时候需要一根拐棍。我活该自己做了垫脚石,没什么可抱怨的。但是,请你不要在无情上再加卑鄙,把分裂家庭的责任还推卸到我的头上。”中年女人的一针见血令中年男人封喉,也令他们厌憎,因为她们洞悉后不肯保持优雅,非要让别人无所遁形。
  六六表示,人到中年就是老奸巨猾宋思明的那套道理她也会说,但她不会拿它们去骗年轻小伙子。年轻时的六六也是海藻那种漂亮姑娘,所以她看过不少世间百态。她承认婚姻中的大部分女人是不讨人喜欢的,工作压力、还款压力、带孩子、家务事,还得时刻防着老公出轨。这日子过得还想让女人风姿绰约、善解人意、小情小调,很难。渐渐地,女人变成了死鱼眼珠子,男人看见外面温润洁白的珍珠,想不动心也难。与宋思明同龄的张嘉译坦诚地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看见漂亮女孩,干干净净,你也会喜欢,这是一种欣赏,并不是说从欲望上有占有欲。”怎么排遣这种占有欲,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全靠个人意志力,问题是在今天,道德约束轻脆易碎。
  “富兰克林说过,这个世界上有无爱之婚姻就有无婚姻之爱,现象的存在是正常的,但它作为一种婚姻的病毒是挠社会的头皮。原因是造成了一种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造成社会根基的动摇。人之所以高于动物,驾驭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是因为有婚姻制度的保障,制度性保障了人的后代在更优越的环境下繁衍。因为有婚姻制度,孩子才能健康成长,受到父母百分之百的关爱。”六六自己的观点,是把家庭视作信仰,当别人认为海萍为与孩子同住是悲剧之源时,她坚持海萍的母性天经地义,但她也在《蜗居》播出之前离婚了——当婚姻成为检验女性成功的主要标准时,理论在现实面前总显得可怜兮兮。
  创作者们认为,《蜗居》没有引领人们走向错误的价值观,羡慕、效仿宋思明或海藻的人,并不是受了电视剧影响,而是早就有这种想法。“观众肯定不是从我电视剧里才知道,现在有女孩可以这样生活,我写的肯定不是科幻小说,先知先觉。不仅是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时代,都会存在一部分迷茫、混乱、消极,但这一小部分从不会成为社会的主流。人类的进步依靠的肯定是那些不断积极进取、勇于克服困难、坚定地相信用双手可以创造未来的人创造的。如果大多数人都是颓废、堕落的,社会早就退步了。所以我们依然要相信,即使社会有一丝混乱,有一丝迷茫,但大多数人都非常清醒地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不会因为一部电视剧的说法而改变了人生观。”六六这样说。
  美国主旋律大片中,正面人物不会死,主角一家定会团聚,坏人不可能阻挡历史前进,但在处于发展期的中国,从影视作品中所体现出的人们的观念更多元。滕华涛认为有争议并非坏事,他告诉本刊记者:“我只是讲述了当下中国社会的问题,我觉得我自己的创作心态还是良好的,什么事我觉得是对的,哪怕没得到更多人认可的情况下,我也觉得是对的。”■
(金力维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节选自《三联生活周刊》2009年第47期,敬请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