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全球名博

智慧改变生活

 
 
 

日志

 
 

未雨绸缪的少年环球航海时代  

2009-11-30 09:04:00|  分类: 文章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雨绸缪的少年环球航海时代 - 全球名博 - 全球名博

11月3日傍晚,杰西卡·沃森通过“水手250”卫星接收器上网更新了她的博客,让全世界关注她的人又一次长舒了一口气。到这一天为止,她和她的粉红色帆船已经平安地在海上度过了17天,前一天早上刚刚经过南太平洋上的密涅瓦岛礁。

记者◎朱步冲

  作为一名年仅16岁的澳大利亚女孩,杰西卡从10月18日起,就驾着“埃拉的粉红女郎号”单桅帆船驶出悉尼港,只身一人踏上了环球航海的漫漫征程。在大约8个月的时间内,杰西卡将驾驶帆船从悉尼北上,经新西兰北部海域、太平洋西南部岛国斐济、南太平洋萨摩亚群岛,再南下绕过南美洲合恩角,横渡南大西洋,绕过非洲好望角,返回澳大利亚。她希望自己能够不间断、无援助地完成全部3.8万公里的行程,成为这一环球航海纪录的最年轻保持者。“杰西卡是一个了不起的女孩,而且她有一艘很好的船,我想她会走好运的。”刚刚在8月份完成了自己的环球航行的英国航海少年、年仅18岁的麦克·佩勒姆对本刊记者说。
  对极限航海运动来说,2009年的关键词肯定是“年轻”,从18岁的美国加州航海少年扎克·桑德兰与麦克·佩勒姆,到被阻止出海的荷兰13岁少女劳拉·德克斯,似乎使得航海将步网球、高尔夫、极限运动等项目的后尘,迎来一个少年天才辈出的时代。航海运动中,日趋发达而普及的电子设备,从GPS导航仪到卫星海事电话,都使得这项运动越发从“肌肉型”向“头脑型”转变。当然,对于大多数只能在网络游戏、在虚拟世界中漫游的同龄人而言,这种远征还是一种奢侈的体验。在地理大发现时代,发现新大陆是众多航海家共同的野心,而一个世纪前,第一个完成孤身航海环游世界的乔舒亚·斯洛克姆则说,航海的经历让他不愿意去扼杀世界上的任何生命,哪怕是食用动物。而对于今日的航海少年们而言,航海的所有意义都在于“无拘束的冒险,给人真正的自由之感”。杰西卡出发后,大海上一直风平浪静。风一直以15节的速度从东南面吹来,所以“埃拉的粉红女郎号”也一直以大约6节的稳定速度缓慢前行。“今天海上更平静了,实际上是太过于平静了。大多数时间风几乎都没有存在的迹象,任何一点前进的距离大概都可以归于水流的漂移。”杰西卡在航海日志中写道,“昨晚我把睡袋从驾驶舱里拉出来,对着满月小睡了一会儿。这景象酷极了,月光把海浪染得波光粼粼,船帆也被照亮了。早晨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绕着船体做常规检视,发现甲板上躺着一大群小乌贼,很显然,晚上它们跳到船上被困住了。整个白天在甲板上工作的时候,我都不停地从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这些藏匿其中的小东西。”
  然而,这种惬意和惊喜只不过是漫长的海上航行中为数不多的光鲜面,更多的时候,平静和惊涛骇浪一样让人感觉窒息。扎克·桑德兰告诉我们,在他397天的漫长旅程中,最为难熬的日子当属2009年4月底,他驾驶着“无畏号”驶入大西洋与加勒比海交接处,从圣赫勒拿岛前往格林纳达的日子。这里是扎克漫长、惊险的环球航行完成之前的最后一道障碍。“荒凉的海面上一丝风都没有,从而使得这4278海里的行程形同流放。”扎克对我们说,“有时我必须忍受自己以每小时6海里的速度缓慢蜗行。”这种情况,就连神经坚强的职业航海运动选手也会濒临精神崩溃,遑论一个17岁加利福尼亚少年,更何况,那台已经跟随了他10个月、在2万海里的行程中忠实地指引方位、预警风暴的雷松C70航海雷达在此刻崩溃。在驶离南美大陆几百海里后,一艘集装箱轮在目视距离内从他的“无畏号”旁边驶过,然而位于底舱一角的雷达却毫无反应,从而逼迫扎克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不眠不休,时刻待在甲板上,免得自己连同只有36英尺的“无畏号”被某艘大型船只碾碎,直到顺利抵达格林纳达为止。“在接下来的日子内,我竭力保持清醒,但身体已经疲惫到无以复加,结果就是在不知不觉中开始睡眠,然后被各种稀奇古怪的梦境惊醒。”桑德兰告诉本刊记者,在加勒比海上的夜晚,云雾常常遮蔽了他赖以指引方向的星辰,只有船体周遭海藻和其他海洋浮游生物发出的绿色磷光偶尔打破那片“浑然一体的黑暗”。某个宁静的夜晚,一阵突如其来、高达30米的“疯狗浪”(roguewave)袭击了“无畏号”。“船舱里所有东西都湿透了,睡袋、杂志,还造成了电子设备短路。”扎克回忆说,“这时我才想到,海事卫星电话还没有充电。”于是,此后的几天内,小时、分钟,甚至昼夜都对扎克失去了意义,母亲玛丽安和扎克的朋友只能不断刷新他的航海博客和电子邮箱,试图知晓他的踪迹。扎克徒劳地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什物和失效的电子设备中翻找,最后幸运地发现了尚未失效的SPOT全球卫星定位讯号发射器,他毫不犹豫地按下了Checkin按钮,将已设定好的安全讯息——“妈妈,我是扎克,一切都好”——发送到母亲的手机上,这才使所有人凭空悬挂了几天的紧张心情在一刹那间缓解。
  “许多人告诉我,在航海中,成功意味着80%的勤奋加上20%的幸运,但有时后者比前者更重要。”扎克说。2008年10月,当扎克航行到印尼附近海域时,有几艘疑似海盗船的神秘船只在“无畏号”身后跟踪了几天几夜,父亲劳伦斯一边在电话中告诉儿子,时刻不要让自己的357口径手枪离手,一边每天前往教堂焦虑不安地祈祷。在印度洋上,一阵暴风摧毁了“无畏号”的帆桁,使得主桅帆在接下来的几周中无休止地振动,最终扎克用一块自己削制的木板胡乱固定了一下,但“无畏号”自此还是不得不更多地依靠系在前桅支索上的三角帆推进。“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正当我在梦乡中酣睡,突然被一声响亮的噼啪声惊醒——狂风摧毁了固定三角帆的金属夹子,三角帆狂乱地在风中飘荡,击打着船体,如果主桅被拽倒,那就是你能在海上遇到的最大麻烦。”扎克对我们回忆说。在接下来的7个小时中,扎克奋力将一个缆绳套索套住了三角帆,将其拽回原位,并用粗粗的缆绳固定。一直支撑了200海里,直到“无畏号”踉踉跄跄地抵达隶属毛里求斯的罗德里格斯岛。
  “港口意味着短暂的休息,意味着你不必在意风向,意味着新朋友,更意味着亲人团聚。”扎克说。他在南非曾与自己的竞争对手麦克·佩勒姆相遇,而父亲劳伦斯曾在地图上标出一连串的港口,自从2008年6月14日“无畏号”驶离马瑞娜德尔雷港进入浩瀚的太平洋后,劳伦斯只能在航程中这几个有限的中继站见到儿子。“我们在一起修理‘无畏号’,钓鱼,分享大桶冰激凌。”劳伦斯在扎克的官方网站上告诉大家,在格林纳达首府圣乔治,濒临脱水,浑身瘀青、划伤的扎克要了三大桶冰激凌——芒果、朗姆和巧克力的,仔细地、一勺勺地把它们吃了个精光。“仿佛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吃过如此富于魔力的食物。”他回忆说, “然后还有那些好奇友善的人,主动提供食宿的当地海关,带领全家在帆船上度假的观光客……”
  然而,在每次起航后,随之而来的离别感都会使扎克心情低落。“有时,通过卫星电话,你得知朋友们正在南加州温暖的海滨派对,有篝火、啤酒和音乐,可你只能坐在一堆玻璃纤维上,吃着冷掉的海鲜杂烩或者墨西哥辣椒罐头时,一切真的很难以接受。”扎克对本刊记者说。他的17岁生日,也是在“无畏号”上孤零零地度过——扎克在一块脱水海绵蛋糕上插了两根蜡烛,蜡烛吹熄之后,他就蜷缩在睡袋里,开始抽泣哽咽。幸亏“无畏号”上安装的风车和太阳能电池使得他的旅程中有了一点奢侈的娱乐,他的PC版“侠盗飞车手——圣安德列斯”和“吉他英雄3”已经通关了3次,还有贮存在iPod里的将近1万首歌。“如果有人想用我的航海经历拍摄一部电影,我希望电影原声由我最喜欢的乐队Sum41来操刀。”在接近格林纳达的时候,扎克的卫星电话接到了一个神奇的来电,它来自一位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后者正从“无畏号”上空250公里的高度掠过扎克的头顶,他是从NASA地面站的一位工作人员那里听到有关扎克的故事的。“我们都是被困在某个小金属盒子里、倍感孤独的家伙,都是试图探索未知疆域的家伙,我们都想念某些东西,橙子的味道,放在杯子里,小方冰块叮当作响的冷饮。”扎克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循规蹈矩地去念大学,然后穿上三件套西装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在独自漂流超过2万海里后,我再也不能肯定自己能够适应这样的生活。”
  全球所有不甘寂寞、渴望上路的青少年是否应该追随扎克、杰西卡和佩勒姆上路?向杰西卡捐赠“埃拉的粉红女郎号”的英国探险家唐·麦金太尔给出的答案显然是肯定的:“有些年轻人并不知道如何确立梦想,但杰西卡不同。环游世界是她多年来最大的梦想,我只需助她一臂之力。杰西卡显然拥有比同龄人更丰富的经验,如果不相信她的实力我就不会帮助她。我们不能够过度地保护我们的孩子。他们需要发现自我,挑战自然,懂得如何将风险降至最低以及如何做出好的决定。”扎克的父亲劳伦斯也认为:“航行环游世界可以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一个人的品质和能力,因为出海时碰上困难或出错时将怎样处理,更多需要一个人内心的力量和内心的精神。”尽管如此,反对的声音仍然旗鼓相当:10月31日的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谨慎地以《杰西卡的初航:虽早但好的考验》为标题报道了女孩的进展。这也许是因为杰西卡在起航前的一次冲撞事故,让所有人质疑她的决定。《世纪报》的网站上曾登出专栏作家考赛玛·玛利奈尔的一篇文章《庆幸杰西卡不是我的女儿》,文章说:“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自信担当风险、实现自立,然而作为父母,既要鼓励孩子追随梦想,又要由于为他们着想而说‘不’,这两者之间的界限究竟该划在哪里?”
  扎克的成功显然不仅仅建立在年轻、热情之上,虽然扎克和同龄人一样,喜欢TonyHawk牌T恤、In-N-Out汉堡包,还为“无畏号”在吃水线上绘制了火焰图案,但他的父亲劳伦斯是一位船舶工程师,航海是桑德兰家族悠久的传统。作为家里7个孩子中的老大,扎克的第一张床就是船上的摇篮,童年时的扎克就跟随父亲在墨西哥湾长年航海,他精通滑板、冲浪和游泳,然而本次环球航行还是使他失去了20磅体重。“在13岁和16岁之间,孩子们已经拥有了足够的知识,”伦敦一位叫安迪·巴顿的运动心理学家说,“然而他们是否有足够的心智去运用这些知识应付突发情况则是另一回事情。”
  当然,那些在这些天才少年的勇敢气息中嗅到了滚滚财源的企业和经纪人可不管这些,相对于10年前,职业体育赛事对于少年运动天才的渴求达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高度,现在效力于葡萄牙足球豪门本菲卡队的费迪·阿杜在13岁时就接到了来自耐克百万美元级别的赞助合同,14岁的极限滑雪运动员鲁特·迈特里尼已经是运动饮料MountainDew的代言人,2009年全美高中生篮球第一阵容中锋雷纳多·西德尼居然已经需要雇请律师来替他解决诸如赞助商、贪婪的经纪人,以及南加州大学黑金丑闻等一系列麻烦。更重要的是,极限运动与户外运动的个人性,使得商业企业在这个缺乏诸如NCAA等监管,而运动员个人的魅力更加凸显,装备训练费用高昂的领域可以肆无忌惮地掘金。扎克的现任经纪人唐·弗兰肯说,扎克的运动生涯很漫长,作为一名体育明星和探险家,他的影响力不会次于费迪·阿杜或者‘老虎’伍兹。扎克此次环球航海的最后一阶段,是在媒体包租的摄影直升机与满载记者的游艇簇拥下完成的,扎克环球航行的纪录片版权已经被买断,好莱坞也在推敲拍摄基于扎克经历的票房炸弹。7月14日,美国加州的千橡市为他举办的隆重庆祝仪式上,大家看到了桑德兰一家,独缺扎克,因为他必须参加当夜ABC电视台的热门脱口秀节目“大卫·莱特曼深夜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近期内扎克按照他所允诺的那样,再度组织一次前往极地的单人远航,那么他的座船八成将不再是那艘自己用打工赚来的6000美元购买的“无畏号”。■
(感谢Pinkston公关公司“扎克之队”提供的资料与大力帮助,实习记者俞丽莎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自《三联生活周刊》2009年第44期,敬请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未雨绸缪的少年环球航海时代 - 全球名博 - 全球名博

阅读手机版样刊请点击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